英媛 晶英 晶凡 卿涛 晶莲 惊吓 芬茵

简直不要太魔性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我现在才发现原来我会跳舞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来啊
尬舞啊

书桌前的人
拿起了笔
又放下
笔尖在纸上
踌躇地反复徘徊着
执笔之人
兀的从椅子上站起
像是想到了什么
却又自我否定
沮丧地坐回椅子上
我思考我该不该写你
我赞成我该忘了你

早习惯一个人   来又去
更宁愿一个人   醉又醒
独自活过
再独自死去
也算我们的默契
 
——《独活》

我发誓,这辈子非运动鞋不穿,
鞋在人在,鞋亡人亡
孩子没娘,说来话长。
运动鞋洗了,只好穿皮鞋上街,陪老妈逛商场,一站站两小时,
我的脚表示很心寒,那酸爽,无鞋能敌,我可能以后是一个只能穿运动鞋的人了。

整天找一百个理由证明自已不是儒夫,不如用一个理由来近明自已是勇士。

人生啊,认真但不能太认真,应适时而止,看透岂可以全看透,须有作为。

遇见你是最好的安排

熟悉的开头,一样的藏腔,在那东山顶上(´∩ω∩`)

适合在周末早上一起床出门跑步时听